文学天地 首页 - 文化生活 - 文学天地
天元公司戴静雯散文:爷爷奶奶的“熬冬”
作者: | 浏览次数:

大早上收到好朋友发的冬至祝福短信,叮咛别忘了吃饺子,我一瞬间有些恍惚,没想到时间的脚步竟然走的这样的快,2020年都到了年尾。今天已经是2020年最后一个节气---冬至。冬至大如年,记得小时候每次在冬至的前一天,爷爷奶奶都要进行“熬冬”。“熬冬”是老榆林人在冬至前一天举行的传统饮食活动。“熬”是一种陕北普通百姓惯常使用的烹饪方法,例如“熬菜”。而在冬至前一天的“熬冬”可能寄托了陕北人对生活的向往,希望能熬过寒冷的冬天,洗去一年的疲劳。

都说榆林人讲究,吃饭尤其是,比如冬至前一天的“熬冬”。由于榆林人对羊肉偏爱有加,“熬冬”就是熬羊头,煮羊蹄、羊杂。爷爷奶奶会将清洗好的羊头、羊蹄加入佐料放进大锅中煮,热气腾腾、香味四溢,顺着这股热气,总能看到爷爷眼里的笑意,那会儿我总是问爷爷,你是不是觉得太香了,馋的不行。爷爷总是笑着回应,我的憨孙女哟,爷爷人老了,哪还馋这口吃的,爷爷是觉得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了。

记得小时候特别害怕吃羊头,家里每次煮好的羊头羊蹄,我只挑羊蹄啃一啃,但是那会儿爷爷总让我吃一点羊头,不多吃,就吃一点。他会从羊头上给我撕一点羊皮让我尝一尝,这样爷爷就认为我不会被寒冷的冬天冻着了。

过了“熬冬”,第二天便是冬至了。奶奶和妈妈就会将前一天“熬冬”煮好的羊肉、羊杂和其他配菜等烩在一起,另外有时候包点羊肉饺子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,吃着羊肉,喝点小酒,生活好不快活。

后来爷爷过世了,奶奶就没有那么讲究了,冬至的时候就简单的从市场买几颗羊头、几个羊蹄,煮一煮。那会儿年幼的我不懂得生离去别的意义是什么,只是再也没有人让我吃点羊头、给我撕点羊皮肉了。随着年岁渐长,直到去年奶奶去世,我忽然懂得亲人的离开会让你对某些事情或者某些东西失去兴趣。现在我们在冬至的时候变得越来越简单,已不再“熬冬”。

冬至,这一天白天最短,黑夜却最长,可能是为了要留给大家足够的时间去思念和畅想。思念逝去的亲人、思念回不去的旧时光,畅想未来、畅想美好的明天。(戴靖雯)